广式经典菜肴,色香味俱全他已经等不及要享用

福彩图迷总汇手机端 2018-08-23 11:56 阅读()
回到酒店,已是深夜,李卡多一觉睡到快中午才醒,醒来时发现罗纳尔多已经不在房间。
 
    他敲开了小罗的房门,罗纳尔多不在那里。
 
    又去阿德里亚诺的房间,罗纳尔多也不在。经过询问,他才知道,罗纳尔多去参加一个饭局了,饭局的组织人是中国一家什么润喉糖的老板。
 
    李卡多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副广告画面:画面背景像是一团烟雾,罗纳尔多身穿有“好嗓子”logo的球衣,满脸油光,突然出现在屏幕上左顾右看,然后露着大板牙傻乐呵,龇牙咧嘴地瞅着屏幕,跟个大傻娃娃一样举起了好嗓子喉宝。
 
    李卡多以手捂额。
 
    这个广告在中国播放了好几年,而罗纳尔多仅仅拿到了30万美元的“代言费”。
 
    现在罗纳尔多代言广告起价至少是几百上千万美元,何故只收了30万美元就替好嗓子喉宝代言?
 
    因为他被人骗了,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在拍广告,好嗓子喉宝公司的老总邀请他吃饭,并表示只要吃一顿饭就给他30万美元。这么轻松的来钱,罗纳尔多当然同意,可是没料到却中了陷阱。
 
    不行,得把罗纳尔多拯救出来!李卡多当即立断,拨通了罗纳尔多的手机。
 
    响了几声才接通,罗纳尔多的声音传来:“老弟,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达达多,你在哪?”
 
    “有人请我吃饭呢,说吃顿饭就给我30万美元,”罗纳尔多高兴地说,“中国人真有钱。”
 
    “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?”李卡多没在电话里解释,怕说不清楚,“告诉我地址,我过来找你。”
 
    然后就听到对面罗纳尔多用葡萄牙语问随行翻译,问这是什么地方,我弟弟也要过来一起吃饭。
 
    经过转述以后,一个带着浓浓广西口音的女人声音说:“你告诉他,他弟弟可以来,但是我不会给他弟弟钱。”
 
    磕磕巴巴的葡萄牙语响起,罗纳尔多倾听后,爽快地说,没问题。
 
    经过转述,那个广西口音报出了地址和饭店名字。
 
    听到这里,李卡多已经挂掉了电话,飞快地冲出酒店,等了好半天才拦下一辆的士。
 
    等有钱了,一定要把嘀嘀打车弄起来……李卡多想着,钻进车里,报出地址。
 
    饭局离酒店不远,乘车二十来分钟就到了,李卡多下车后,看到的是一家中式庭院布局的私人会所,假山水池,曲径通幽。
 
    已经有一个西装革履,看似郁郁不得志白领气质的中年站在外边,见李卡多下车,那人立刻迎上,打量着李卡多那明显混血儿的外貌,试探着用英语问:“是里卡多先生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你可以叫我李卡多,”李卡多笑道,“我哥哥在里面?”
 
    “他正在用餐,请跟我来。”中年人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 
    顺着有木质栏杆的小石桥,两人走进庭院内,沿着一条有着红漆石柱的游廊走了几步,中年人再次微微弯腰,面向一个房间:“请进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大步走入。房间里开着暖气,里边空间很大,放了两张大圆桌之外,还有一个小型喷泉,池水中有锦鲤曳尾。
 
    还有大片的空旷地带,但此时那片场地上放置着蓝色的幕布,以及5台正在运转的摄像机,罗纳尔多则穿着印有“好嗓子喉宝”logo的运动衫,正在表演带球的动作。
 
    “你来了!”罗纳尔多眼睛一亮,大声招呼道,“他们说要为我拍一段影像做纪念,你稍等一会,我这里马上就好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冷笑一声,转向正迎上前来的一个富态妇女,那女人四五十岁年纪,笑眯眯的很和善,用李卡多难以听懂的方言说了句什么。
 
    那个葡萄牙语翻译立刻磕磕巴巴地说:“这位是好嗓子喉宝的江总,她说很高兴认识你,你很帅气,一表人才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冷笑着注视她,直到看得她浑身不自在,堆起满脸的假笑,李卡多才张嘴,一开口就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:“江老板是吗?你懂法律吗?”
 
    胖乎乎的江总脸色顿时僵硬了一下,又堆起笑容:“后生仔,我一个农村出来的人,当然不懂什么法律啦。说这些干嘛,来吃饭!”
 
    说着就伸手来抓李卡多的手腕。
 
    李卡多躲了一下,冷笑道:“你不懂法律,那我告诉你,侵犯他人肖像权是违法行为。你觉得我像我哥一样好糊弄?我警告你,我哥的律师团队是很强的。你要是敢不经他允许用他的名义打广告,保证他告得你倾家荡产!”
 
    江总脸色更僵,她没料到一个半大的孩子竟然一口就说中了她的心思。
 
    她要干的事情,当然属于违法,在没和罗纳尔多签订任何合约的情况下,准备借助罗纳尔多的形象为好嗓子喉宝打广告。
 
    当然,如果李卡多不来,她的如意算盘真的能成功,而罗纳尔多傻乎乎的形象也在中国的电视屏幕上活跃了好几年。
 
    她此刻肯定是不会承认的,打了个哈哈说:“没这回事,我只是你哥哥的球迷,想和他吃个饭,顺便合影留念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那他运动衫上字是怎么回事?我懂中文的。”
 
    这时罗纳尔多也发觉气氛不对,走了过来,低声询问道:“怎么了,老弟?”
 
    “没事,”李卡多说,“你安心吃饭,不要再拍照了。”
 
    罗纳尔多懵懵懂懂,又坐回饭桌前。饭桌上有十几样广式经典菜肴,色香味俱全,他已经等不及要享用了。
 
    “对了,达达多,把这件衣服脱下来。”李卡多又叮嘱了一句。
 
    罗纳尔多也意识到了有事情不对劲,利索地脱下这件印有“好嗓子喉宝”的运动衫,换回他自己的衣服。
 
    江总眼珠子滴溜一转,小声说:“我给你50万,美元!”
 
    李卡多似笑非笑地看着她:“你觉得我会为了区区50万美元就把我哥卖掉?不用想了,今天就安心吃个饭。你要是再敢动什么歪脑筋,我们法庭上见!”
 
 第144章 想要遗忘的
 
    由于非点的存在,巴西队取消了一些预定的行程,比如签名会,观光景点等。
 
    在李卡多和罗纳尔多回到酒店不久,巴西队的球员便陆续启程了。之所以没有统一行动,是由于部分球员要自行飞回欧洲,而剩余在巴西联赛效力的球员则会由足协包机回去。
 
    罗纳尔多是和阿德里亚诺、埃默森等一起出发的,他们将飞往罗马。李卡多也前去送行,坐上了他们租下的豪车。
 
   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,李卡多和罗纳尔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 
    “对了,达达多,”李卡多突然好奇地问道,“你有没有怪过我母亲拆散了父亲和你母亲的婚姻?”
 
    罗纳尔多露出大兔牙笑了笑:“在父亲认识李梅之前,他就已经和我妈离婚了。你想,他那样一个酒鬼,时不时就丢掉工作,家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,听说我妈生我的时候,都没钱叫计程车去医院。你说谁受得了他啊?”
 
    李卡多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,他犹豫了一下,又小声问道:“是不是和那些媒体说的一样,父亲以前是我母亲接待的……客人?”
 
    “他们都没跟你说?”罗纳尔多诧异地看了李卡多一眼,“以后你要少看点小报,会减智商的你知道吗。父亲以前在李梅被逼接客的地方打过零工。”
 
    “被逼?”李卡多敏锐地觉察到了罗纳尔多的说辞和媒体的说法大相径庭。
 
    “是啊,”罗纳尔多感慨地说,“那个时候我也快9岁了,已经记事了,我有时候我会去给父亲送饭,那个时候见认识李梅了。”
 
    “给我说说,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李卡多催促道。
 
    罗纳尔多陷入了回忆:“我听说李梅以前在中国是个短跑运动员,但是因为受了严重的伤,所以年纪轻轻就退役了,很可惜。后来她有个老乡告诉她,在巴西开中餐馆能赚钱,她就投奔了那个老乡,来到里约热内卢。”
 
    “后来呢?”
 
    罗纳尔多耸耸肩:“她那个老乡是里约热内卢一个中国帮派的教父,主要经营毒-品和皮肉生意。听说他经常回中国,打扮成成功人士,诱骗年轻不懂事的女孩子来巴西。飞机一落地,他就抢走她们的护照,强迫她们出卖身体,但凡不听话的就一顿毒打。李梅到巴西后遭遇的就是这样的事,挺可怜的。”
 
    飞机落地后,他休息了一天,便参加了球队的集训。此时圣保罗已经在圣保罗州锦标赛的最后一场小组赛中顺利取胜,进军淘汰赛阶段。
 
    而他们下一场比赛的对手,则是来自南美解放者杯c组的十月十二日队。
 
    李卡多因为被禁赛两场,这场比赛只能坐在看台上。不过在比赛之前,安布罗休跟他通了个电话,约他一起看球,于是李卡多找俱乐部要了两张球票。
 
    2月20日,圣保罗主场对阵巴拉圭劲旅十月十二日队。李卡多和安布罗休在莫隆比球场外的一间咖啡厅碰头,由于天气炎热,李卡多不可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来伪装,因此只是戴了棒球帽和墨镜。
 
    这样的伪装效果实在是……他和安布罗休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,就被球迷认了出来,不得不签名签到手抽筋。
 
    入场的时候,安布罗休笑道:“圣保罗的神赐之子……今后你在圣保罗,别想能和人安安静静地约会了。”
 
    “卡卡也受到了这样的待遇,”李卡多说,“他和前任女友分手,就是因为在约会的时候总是被打扰。”
 
    安布罗休扭过头,美眸注视着李卡多:“那你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?”
 

相关推荐